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勿让学问成枷锁

作者: 时间:2019-11-15 09:55:59   阅读次数:

普贤行愿品普贤行愿品全文普贤行愿品原文

龙钦巴尊者说:虽以精进博学净行等,某种功德纵然已超越,贪执何法自心受缚故,不堕边执即是吾忠告。把学问做到很高的水平,使技艺达到很高的层次,是否离成功就不远了呢?不一定。龙钦巴大师认为:“虽以精进博学净行等,某种功德纵然已超越,贪执何法自心受缚故,不堕边执即是吾忠告。”意思是:虽然通过勤于进修,使自己学问渊博、行为端正,也许能在某方面到达很高的境界,但是执著这些,只会束缚我们自己。所以,放弃偏执,是我恳切的忠告。

\

无论学习任何知识、做任何事情,能够提高水平上层次,当然是好事。可是,如果上去了下不来,过去的知识、经验就变成了束缚自己的枷锁。冈波巴大师所说的偏执,有五种情形:一是自高自大。一个人到了一定层次,就可能自命不凡,瞧不起别人。元末画家倪云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是当时一位大名士,自负品格高洁,最瞧不起俗人。凡是他看不上眼的人,就白眼相向。而他看得上眼的人却没有几个。

那时,造反英雄张士诚有个兄弟张士信,因为仰慕倪云林的画,特地派人送去绢和金银,请他画一幅画。谁知倪云林大发脾气说:“我不能做王门画师!”他还当场撕裂了送来的绢。

张士信觉得丢了面子,自此怀恨在心。有一天,张士信和一班文人乘船到太湖上游玩,闻到另外一条小船上传来一股特别的香味,就说:“这条船上,必有高人雅士。”靠过去一看,原来是倪云林。张士信顿觉扫兴,便叫从人将倪云林抓过来,打了一顿鞭子。倪云林被打得皮开肉绽,却始终一声不吭。

后来有人对他说:“打得痛了,也应该叫一声。”倪云林说:“一出声,便太俗了。”此事一时传为笑谈。在这个故事中,张士信的行为固然霸道,也可说是倪云林自己找痛苦。当初人家以礼求画,他不想画,将来人好言好语打发回去就是了,何必那样无礼呢?这都是傲慢心理在作怪。而傲慢心理又源于他过人的画艺。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缺少智慧。所谓“行行出状元”,即使你是这一行的状元,也没有必要瞧不起其他行当的人。

二是纸上谈兵。学会了某种技艺,没有实践,还不能真正悟道。有的人学到一些基本理论和技巧,便以为自己精通了这门技艺,平时夸夸其谈,到了实践中,可能一派茫然,被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打得落花流水。

在小说《神鞭》中,有一个情节:“神鞭”与一位武林前辈切磋武功,对方口若悬河,什么内家拳、外家拳、太极拳,招招式式,如数家珍,把“神鞭”吓得冷汗直冒。谁知动起手来,那位武林前辈却不堪一击。原来此老只会说,不会练。既然他会说不会练,本不够资格跟高手过招,他却敢于一试,说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武功不行,还以为自己真的是高手呢!这可以说是众多纸上谈兵者的通病。

三是不知舍弃。一个人好不容易学到一些东西,要他舍弃所学而接受新事物,就会存在很大的心理障碍,觉得太可惜了,好像蒙受了重大损失一样。很多老手被新手超越,原因就在于此。

有一个木匠,用上好的木料给自己家里造了一扇很精致的门。后来,门上的钉子锈了,掉下一块板,木匠就找出一个钉子补上,门又完好如初。后来一块板朽了,木匠又找出一块新板换上。后来门栓磨损了,木匠又换了一个新门栓。后来门轴坏了,木匠又换了一个新门轴……若干年后,这扇门虽经无数次破损,但经过木匠的精心修理,仍坚固耐用。木匠对此感到自豪:多亏有这门手艺,不然门坏了还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有一天,邻居问他:“你是木匠,为什么用这么旧的门?”木匠仔细一看,发觉周围的邻居家都换上了样式新颖、坚固美观的防盗门,而自己家的门却又老又破,长满了补丁。木匠默思良久,禁不住笑了:“正是自己这门引为自豪的手艺阻碍了家门的更新啊!”很多人就像这个木匠一样,强调什么“专业对口”,强调什么过去的资历、经验,而不能因变应变,无疑会阻碍事业的发展。四是误导他人。掌握了一门学问、一门技艺,自然忍不住向人展示。有的人好为人师,还会向人传授。但是,任何方法都是“非法非非法”,而且自己也没有完全领悟,必然存在不少偏见、谬见。在展示或传授的过程中,如果缺乏审慎的态度,就可能把偏见、谬见当成正见,误导他人。

北宋文豪黄庭坚,年轻时便以诗才名动江南,而且他精通音律,所创作的长短句、乐府词,在大江南北传唱。他的词风香艳华丽、浓情娇柔,花街柳巷的佳丽们皆以能唱黄词为荣。

有一年,他去庐山游玩,顺便到圆通寺参谒住持法秀禅师。法秀禅师为人正直严厉,素有“铁面秀”之称。他毫不客气地呵斥黄庭坚说:“大丈夫有满腹翰墨,生花妙笔,应该撰写有利于天下苍生的文章,怎么能在那些雕虫小技上耗费时光呢?”

黄庭坚不服气。作词是他的成名绝技,哪容人贬低。法秀禅师开导说,当年李伯时画马成痴,天天臆想自己就是一匹马,时时模仿马的习性,最终,整个人真的像马一样了。意思是说,黄庭坚沉浸于淫词艳句,心态、性情也必然受到影响。

黄庭坚仍不服气,冷笑道:“禅师大概也想把我放马肚子里吧?”法秀正色道:“你用香艳之词鼓动世人的淫心,败坏风气,以此造作,将来岂止于驴胎马腹,恐怕还要堕入十八层地狱呢!”黄庭坚心里一惊,顿有所悟,不禁冷汗如雨。他忏悔道:“多谢禅师提醒,弟子再也不敢写那些文字了!”从此,黄庭坚痛下决心,远离酒色犬马,像僧人一样学佛、持午(过午不食),并自号山谷道人。他的词风也为之一变。人们普遍认为,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搞文艺创作是很高雅的事业。但是,如果老师不能教学生以正道,并且以身示范,就成了摧残灵魂的爆破手。如果作家以淫秽、暴力的东西或歪曲事实、叫卖谬见来取悦读者,他们就是戮害心灵的郐子手。两种人所产生的破坏力都是非常大的。

六是固步自封。一个人的学问、技艺到了一定境界后,对自己的判断力就得变得非常自信,容易形成惯性思维,很难听进不同意见,对自己不懂的东西感到怀疑。这会伤害创造力和革新的动力。

在拿破仑时代,全世界都是用轻质材料造船,这似乎是不可变更的定律。1803年,年轻的美国发明家富尔顿在塞纳河上建造了第一艘以蒸汽机为动力的轮船,船身是用铁板制作的,相当坚固。当他获悉拿破仑要越过英吉利海峡对英作战时,就兴致勃勃地来到法国,向拿破仑推销自己的新产品:“一台20马力的蒸汽机可以抵得上20面鼓满的风帆,陛下的舰队再也不必呆在港口里等待好天气出航,到时,不要说是纳尔逊,就是兔子,也跑不过陛下……”

不料,富尔顿尚未说完,拿破仑就厌烦地打断他的话,斥道:“你只是说船如何快,却只字不提铁板、蒸汽机和煤的重量。我不说你是个骗子,你也是个十足的傻瓜!”

拿破仑认为,钢铁不可能浮在水上,这是一个小孩子都懂的道理,而他,天才的拿破仑,才不会被人蒙蔽呢!1812年,英国人购买了富尔顿的轮船专利,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海上霸权。法国则被远远地甩到了后面。后来的军事评论家说:如果拿破仑当时接受富尔顿的新产品,那么,19世纪以后的欧洲历史将会改写。

拿破仑没有被富尔顿欺骗,他却被自己的老经验欺骗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被自己的老经验或被自己得意的学问所欺骗,认为某些事必然如此,认为某些事绝不可能发生。当我们产生这样的念头时,实际上是在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了一副沉重的枷锁。

\

所以,我们在学习各种东西的同时,学习如何不被它们套住,这就掌握了学习的精髓。

本文链接:勿让学问成枷锁

上一篇:化为神通劝说兄弟

下一篇:化 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