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北京法海寺旁太监墓被盗 嫌犯凭柏树锁定墓室

作者: 时间:2019-11-15 09:52:26   阅读次数:

普贤行愿品普贤行愿品全文普贤行愿品原文

北京法海寺旁太监墓被盗 嫌犯凭柏树锁定墓室

\

法海寺周边古墓群鲜为人知 此地明太监墓竟在一夜之间被挖   盗墓贼称凭柏树位置锁定墓室   墓穴目前被掩埋 检察院对4名盗墓人提起公诉 此案将于下周三开庭审理   在石景山区的法海寺周围,是明代古墓群。   除了文物工作者,还有本地老人,没有人知道这些古墓的确切位置。   然而4个盗墓贼不但找到了古墓,而且定位准确,仅用了一个晚上就挖开墓室,将随葬物品盗走。经文物部门鉴定,此墓为明代太监景聪之墓。据盗墓者称,他们是根据古柏种植的位置确定古墓的所在地。   近日,石景山检察院以盗掘古墓葬罪,将李德林、刘春有、李保海、徐群公诉至法院。据悉,此案将于下周三开庭审理。   回访案发地   居民报案盗墓贼落网   被盗挖的古墓位于石景山翠微山南麓、著名的法海寺东北侧的涌泉寺遗址,具有历史研究价值。   模式口村一位老居民告诉记者,模式口村紧邻法海寺。   很多人都知道山上有古墓,但谁也没有打过这些古墓的主意,而是把它们作为文物加以保护。这位居民说,当他们得知有人盗挖山上的古墓后都非常气愤。   居民李博智,是首钢退休工人,是模式口村的老住户。他告诉记者,他的爷爷曾保存一本1925年由中国书局出版的《京师胜揽》,上面介绍,法海寺在京西模式口翠微山南麓,为明代皇家宝刹。   法海寺的西侧有龙泉寺;东侧有涌泉寺;南侧山下模式口村有承恩寺,涌泉寺为明御马监太监张恕所建,并在此出家,死后葬于寺旁。   李博智记得小时候涌泉寺西侧还有坟头、石碑等物,后来逐渐荒芜,上世纪60年代后期,石碑被推倒,后被文物部门运走保存。   李博智说,2003年春天,曾有人向他打听山上古墓的情况,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怕对方不怀好意,打这些古墓的主意。   李博智还告诉记者,现在,他经常与居民相约到山上遛弯儿,一旦发现有人在法海寺周围乱挖乱刨或形迹可疑,就会立即向文物保护部门报告。“这次就是居民发现有人盗墓并及时报案,才使盗墓贼落网的。”李博智说。   古墓穴现状   被盗古墓穴已被掩埋   在李博智的带领下,记者沿着法海寺东边一条山路来到山脚下一块平地。李博智介绍,这里就是涌泉寺的遗址。   遗址分上下两层,占地面积约有三四十亩地,不过眼下除了原来寺庙的地基,其他的遗迹荡然无存,就连盖寺庙的石块等也见不到了。   盗墓现场位于涌泉寺遗址的西侧二三十米处,这里树高林密、灌木丛生,记者是将周围一人多高的荆条用树棍拨开后才钻了进去。   记者发现,被盗挖的墓穴已经被填埋。在被盗墓穴西侧七八米的密林中,记者找到了一段十几米长的残破墙头,李博智说,这就是涌泉寺的围墙,也是涌泉寺仅存的一点建筑了。   涌泉寺遗址现在成了山下居民的健身场所。   据法海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被盗墓穴是由他们填埋的。墓穴被盗后,市、区文物工作队曾仔细进行了考察,历时一个月,对被盗古墓损失情况进行了鉴定。   这名工作人员说,尽管不少人知道涌泉寺周围有古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寺庙遗址的荒废,已经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而这些盗墓贼竟能够准确定位,并进行盗挖,他对此表示惊讶。

 文物所鉴定   遭严重破坏无法进行保存   石景山区文化委员会和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涌泉寺遗址西侧被盗古墓进行了勘察,他们在现场发现了两个盗坑,其中北侧盗坑没有发现墓葬,南侧盗坑有墓葬。   墓室后墙已经被挖开,清理出土了头盖骨、棺钉、棺木、方孔铜钱等物品。由于盗墓贼采取了破坏性盗墓手段,该墓葬已无法进行保存。 据地方志记载,涌泉寺为明朝太监张恕所建,后张恕在此出家,该墓被认定为张恕墓。而市文物研究所则根据墓旁的一墓碑记载,最终认定墓的主人应为景聪。张、景二人均为明朝的御马监太监,地位显赫。   据了解,太监是中国古代为皇家服务的特殊群体,但是此方面的文字记载稀少。御马监为明代二十四监中仅次于司礼监的部门,掌管京师禁军等职,御马监太监地位极其显赫。景聪墓的发现对研究明代中期的宦官制度有重要价值。   盗墓贼自述   发现柏树确定古墓位置   据今年已经47岁的李德林交代,他的家就在法海寺附近,没事的时候常到法海寺周围的山上转悠,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人说法海寺附近有古墓。于是,他每次上山都留意观察。   2008年4月初的一天,李德林突然注意到法海寺东北侧山坡旁有块平地,而且周围还有很粗的柏树。   李德林曾听人说,古人尊崇柏树,帝王将相等有地位的人或大户人家,往往会在墓地种植柏树。所以,有古柏的地方很可能有古墓。   李德林将这一发现告诉了刘春有,打算请他过来确定一下,如果真有古墓,他打定主意就干一把。   在此之前,李德林曾于2007年,伙同他人在房山、石景山等地,多次盗窃古石刻、古望天j等文物。   李德林找的外地人刘春有,今年39岁,小学文化,对古墓方面的知识略知一二,专门在北京工地“盯槽”。   所谓“盯槽”,就是专门在正在开挖土方的工地,收购挖出来的物品,以便从中寻找有价值的文物。当刘春有听了李德林的描述后,于2008年4月10日,带着姐夫还有4个老乡来到石景山。   不过,李德林对刘春有并不放心,他怕刘春有和他姐夫几个人合伙算计他,便把自己的朋友李学找来,让李学帮他盯着刘春有等几个人。   安排好后,李德林让其他人在他家里等,他带刘春有到法海寺东侧山坡下察看。刘春有仔细看过那块面积不大的平地后,确认这里就是古墓:“行,可以干!”   先找“活土”根据土质挖掘   据刘春有交代,他们对古墓一共盗挖了3次,时间分别是2008年4月10日、4月22日和4月23日。   4月10日白天,李德林和刘春有上山看过地方后,当天吃过晚饭天黑后,刘春有和李德林等7个人就携带挖掘工具上了山。   上山不久,李德林就到山下放哨,剩下的人由刘春有带着开挖。具体挖哪里、怎么挖,都由刘春有来定。   据李德林交代,刘春有他们是根据地下的土质来挖的,深挖前先找到“活土”,然后在“活土”一侧开始挖。   因为如果直接在“活土”上方挖,挖到墓室后就把里面的东西给毁坏了,所以只能从“活土”边上挖,等到挖到一定深度后再横向挖,这样进入墓室里面的东西就不会损坏。   中途,李德林给刘春有他们送过一次水。到第二天凌晨4点钟的时候,刘春有等人已经挖出一个长2米、宽1米、深达三四米的大坑。   下山后刘春有告诉李德林,他们在墓里挖到一面铜镜和一条玉带。玉带分为玉钩和玉块,但是这条玉带已经没有中间的连接线了。玉钩是个长方形的玉块,上面雕的是一个张着口的虎头。这些东西都被刘春有等人拿走了。

\

望风人手里拿刀露出马脚   4月22日,李德林和刘春有等人再次上山盗挖古墓,因为第一次挖出了东西,他们想再清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果然,这次他们又挖到一块玉带上的玉块。这次李德林没有上山,而是一直在山下路口望风。   4月23日,他们决定在被盗挖的古墓旁再挖一个坑,因为他们发现这里有“活土”,结果还没有挖到东西就被民警抓获。   被抓的时间是当晚9时左右,当时刘春有没有上山,而是和李德林一同在山下望风,民警在抓获二人后又赶到山上去抓其他人,毫无察觉的盗墓贼此时在山上正挖得起劲。   据了解,4月23日晚9时左右,有居民拨打110报警,称在石景山模式口村通向法海寺山上的路口,停着一辆墨绿色的捷达车,车里有两个人,手里还拿着刀,非常可疑。   接到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控制了正在车上的李德林和刘春有,并当场从车上发现了石碑等,经过审问,李德林、刘春有供出了盗墓的情况。   检察院公诉   嫌疑人被指控盗掘古墓葬罪   近日,石景山检察院完成了对4名盗墓者盗挖具有历史研究价值古墓葬一案的审查。   检察院认为,李德林、刘春有、李保海、徐群4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挖古墓,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28条,已构成盗掘古墓葬罪。   石景山检察院将4人公诉至石景山法院,此案下周三开庭审理。   新闻链接   人力物力有限很难有效监控   北京市石景山区文物管理所专家老陈告诉记者,法海寺周围是明代古墓群,不过,除了他们这些文物工作者,还有本地老人,没有人知道这些古墓的确切位置。   他不相信有的媒体报道,说这几个盗墓贼是仿效《鬼吹灯》小说里的盗墓贼的做法盗得古墓的。   “这绝不可能,盗墓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需要掌握一定的古墓知识。在哪儿挖掘、挖多深、如何挖都有讲究。”老陈说。   古墓被盗后,老陈参加了对被盗古墓的抢救性挖掘,前后用了20多天,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随葬品都被盗墓贼偷走了。   老陈说,根据文物法,地上、地下的文物都属于国家,保护文物人人有责,单靠文物工作者是远远不够的,人力物力也达不到。   “石景山区是文物大区,虽然我们坚持定期对全区的文物进行巡察,但由于人力物力有限,还做不到有效监控,希望市民积极参与文物保护工作,以弥补人力物力的不足。”老陈对记者说。   背景链接   景聪墓   法海寺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坐落在北京石景山模式口翠微山南麓。明正统四年(1439年)创建,五年建成。弘治十七年(1504年)重修。   被盗古墓属于国保单位法海寺建筑控制地带内,据在该墓葬西侧发现的墓碑碑文记载,该碑为明代御马监太监景聪所有。   景聪生于正统十三年(1448年),卒于弘治十五年(1502年)。根据该墓碑认定,被盗墓葬应为明代太监景聪之墓。(稿源:法制晚报)

本文链接:北京法海寺旁太监墓被盗 嫌犯凭柏树锁定墓室

上一篇: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第十五、十六届中级佛学班开学

下一篇:力行孝悌仁义 唤醒心中的本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