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化身涉讼

作者: 时间:2019-11-15 09:52:02   阅读次数:

普贤行愿品普贤行愿品全文普贤行愿品原文

出卢至长者因缘经

佛言。若着悭贪。人天所贱。所以真正明到达道人。实心布施。力行檀那波罗蜜。檀那波罗蜜在六波罗蜜中。要算最客易修习的一种德行。檀那是施给益处与人。或施给益处於有灵性的一切生物。普遍叫做惠施。也叫做布施。布施有三。一财施。一法施。一无畏施。不生自私自利心。不去侵占一切人众的财物。还能够生出慈悲喜舍心来。举自己所有财物。施与一切众生。救拨众生切身痛苦。这叫做财施。自己悉心求道。精进勇猛。俾身口意三业。常令清净。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勿使放逸。把正定水涤除诸垢。能知胜义与世俗谛。随机开发。指引出路。利乐一切众生。行自在施。说大乘法。威光照耀。如日流辉。破诸黑暗。宏扬佛化。饶益群生。便叫做法施。澈悟六道轮转的理由。知道一切众生同具佛性。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对於一切软弱众生。不生欺侮残害的恶念。常生怜恤救护的善意。众生莫不畏死。持戒不害。赞扬一切善信持戒不害。宣传戒杀放生经典。广劝无知造孽众生。及早回头。持戒不害。便叫做无畏施。合财施法施无畏施。成三施一系的檀那波罗蜜。檀那为降伏悭敌的大将。檀那为剿灭苦贼的王师。檀那为产出法财的宝藏。檀那为医治烦热的妙药。檀那为无量劫来千圣亿贤出离生死海的孔道。安抵涅槃城的津梁。

舍卫国有大长者名卢至。财产无数。仓库充溢。为当时第一等富豪。据具有神通力能知夙生事的圣哲看来。知此人在过去时代。发心布施。广修阴德。在福田中广播善因。故现世获此福报。可惜他布施时。缺少了一个至诚心。所以今生虽富堪敌国。他的意志行为。常常下劣。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常常垢腻不净。仿佛下役穿的。日常养命的东西。无非杂粮野菜。聊求充塞饥肠。浊水酸浆。聊以解除剧渴。往低黑草棚。坐破旧小车。於所有财物。非常吝惜。劳神苦思。勤加守护。经理疲苦。超过奴仆。常被众人所嗤笑。当时法王子罗睺罗。(即释迦如来的儿子。)为卢至说出一偈来。(偈即歌颂类。)所施因不同。受报各有异。信施志诚浓。获报恣心意。心若不庄重。徒施无净报。卢至虽巨富。轻贱致嗤笑。某日。城中举行节会。家家户户宅屋庄严。挂灯结彩。窗牖门户散布名花。出入道路。遍洒香水。奏诸妙乐。歌舞游戏。极尽奢华。极尽娱乐。种种色色。不可名状。天上人间。几乎莫辨。卢至过此。见未曾见。动心夺魂。生大欣羡。便自言。奴婢下贱。学做天人。美食悦口。华服饰身。彼何所有。非贷即赁。若我卢至积玉堆金。璎珞财宝。仓库充盈。一切享用。本来具足。我令何为独不寻乐。卢至引起用财狂热。便急急忙忙。一气奔到家中。从身边摸出一串大小钥匙。仅仅开了一个钱库。取了五枚当十大钱。马上紧锁库门。便自忖量。以为我若买些食物来家享用。母妻眷属不够分派。若借邻家檐下享用。设或主人恰巧出来。须招呼招呼。免不得分却了自家的福食。或者被乞丐看见了。向我索取。岂不多惹烦恼。低头一想。便道有了。走出门去。跑进小街上贫民窟里小铺中。两枚钱买了烧饼。两枚钱买了酸酒。一枚钱买了大葱。买齐了这三样东西。用襟裹着。勿使人看见。一路走向目的地去。路过家门。进去取了些盐。便跑到郊外树林下面。正要想席地受用。忽听得树上老鸦叫。卢至着急道。老鸦要来分食了。此地仍旧不妙。转步到一个大大的古墓边。又看见一只野狗。远远的走来。依旧不敢着脚。慢慢的走到一个空旷地方。四顾无人。也无飞鸟。也无走兽。便席地坐下。酒中放了些盐。饼里夹着了葱。先把烧饼大嚼。万分欢畅。薰着了酒味。滴酒虽未入口。已经有些醉意。便站起来。说道。此时全国人民大家欢乐。我今为何独自郁郁。即便起舞。放喉高歌。歌道。纵令帝释。今日欢乐。尚不及我。况毗沙门。(帝释一名释提桓因。在须弥山顶上。为忉利天的主宰。毗沙门天王为四天王之一。一名多闻天王。在须弥山平腰。)又歌道。我今逢节庆。纵酒大欢乐。胜过毗沙门。亦胜天帝释。

当时释提桓因。偕同诸天圣众。欲至祇洹精舍。闻佛说法。中途见彼卢至。既醉且舞。口出狂语。此悭贪人。避至旷野。独自寻乐。口出狂言。忘其羞丑。今且弗往佛处。先施小法。将他警诫。使他悔悟。此时天帝释便使出神通力来。摇身一变。变出第二个卢至来。与卢至的身材性习。声音状貌。一样无二。走到卢至家里来。聚集了卢至的老母妻室。与一切家人。当着众人前对老母开言道。前此有一大悭鬼。紧随我身。使我左右主张不得。一切财宝锁闭库中。禁阻我不许供给老母眷属。都是这个悭鬼作祟。今日节庆。出外游行。在路上遇有一位有道术人。传授与我几句驱鬼咒。方得把悭鬼逐去。若那悭鬼再进我家。决定不能再上我身。来侮弄我。又遍视家人。对众家人说道。那个悭鬼。相貌与我一样。倘若来时。你们替我用棍捧痛打。逐他出去。他若来时。必定诈称他自己是真卢至。你们众家人。千万勿要信他的说话。便开了财库。取出多钱。派遣家人入市。买办许多时鲜食物来家。备办盛席。请老母妻室与一切眷属大家受用。大家饱食。吃好了午饭。吩咐守门的。急速耙大门紧闭。悭鬼若来,切勿理他。待我把璎珞财宝。与一切美妙衣服。分给大众。一面奏乐唱歌。趁着节庆。让我们的合家欢乐。我吩咐开门时。然后开门。吟咐毕。便大开宝库。取出许多璎珞衣服。最上等最美妙的先交母用。次的给与妇人。合家男女都有赏赐。此时合家眷属。众香徒身。宛若天人。香水洒地。如在天宫。帝释化身一手挽母。一手携妇。欢乐跳舞。妙乐欢庆。洋洋盈耳。合家欢喜。为向来所未有。舍卫城人因入市家人在采办时鲜食物顷。传出卢至长者逐去悭鬼的消息。三三两两互相传告。一刹那间。轰动全城。一班好奇的。用过了午饭。都来探听详情。适逢室中乐歌并作。一家上下。欢畅无比。众人争就门隙向内观看。叹为难得。

卢至醉醒。还来己家。见无数人充塞门前。更听得家中歌舞奏乐声音。非常惊骇。卢至此时低头思维。莫非国王恨我悭吝。故带了群臣。大集兵众。来抄我家。或者舍卫城人因作节会。为我富有财帛.地方望重。故尽入我家。来做热闹。或者天众怜我创业辛苦。欲增益我。来至我家。钧天广乐。一齐带来。或者家人谋叛。恨我刻薄。乘我外出。破我库藏。取去受用。作此思维已。即走至门前。唤众人让路。至门边。见门紧闭。打门大叫。无人答应。唤遍家人名。时众家人因音乐歌舞。欢声大作。无一得闻。帝释知卢至已来。语众家人道。谁在打门。唤汝等名。且止音乐。或者悭鬼已来。可即开门。大门开后。卢至阔步入内。家人认为悭鬼到来。惊惶不已。便有人说鬼来了。鬼来了。自相惊吓。大家走避。卢至到了中庭。见一位与自己一样相貌一样打扮的。坐在中间。母在右边。妇在左边。衣服华美。佩妙璎珞。鼓乐筵歌。饮酒庆会。面有喜色。卢至愕然。惊问那人道。你是何人。敢在我家。放肆如此。帝释微笑。答卢至言。今日家人始认识我。其家眷即问卢至。汝是谁人。卢至答言。我是卢至。此时家人闻鬼开言。畏惧意减。放胆来集。众闻悭鬼冒主人卢至名。遂同声指帝释道。此是卢至。我的家主。卢至便问家人。然则我今是谁。家人答言。你的状貌虽似家主。实为悭鬼。卢至争辩。我非是鬼。是真卢至。你等现在宜细观察。卢至环顾堂上众人道。母是我的母。兄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弟。妻是我爱敬的妻。子是我想念的子。一切仆从尽是我手下所有的人。手指那位与自己一样面貌的。对家人道。此是外人。面貌似我。实属幻化。并非真我。我从小到今。辛苦积财。库藏产业都是我一手积聚成的。谁人敢来散我财物。惑乱人心。时众家人皆不信卢至言。帝释问老母道。今我两人。极相像否。老母答言。彼鬼状貌与你一样。母又对帝释言。观汝孝顺。真心奉母。汝实我子。他真是鬼。若你两人都孝顺我。我不能辨。因你孝顺。他则悖逆。故我决定你为我子。老母回首告媳妇道。他称是你的丈夫。你为何不唤家人。把他捕捉。妇羞愧面赤。愤然发言。怪哉恶鬼。何不灭去。我终不为你的妻室。妇目视帝释言。我宁在你身边死。不愿在鬼身边活。帝释举目遍视家人道。你等定然知道我是真卢至。为何放那悭鬼跑进宅中来。家人一听此话。急忙把卢至倒拖出门。后面还有人举棍棒乱打。发威驱逐。使他不敢再来。卢至被众家人驱逐出门。身受重伤。仰天痛哭。一面说道。岂不怪哉。今我卢至。并未变相。为何家人弃我如此。又对邻人发言问道。我今此身。是卢至本来的身躯么。我今面貌。是卢至本来的面貌么。我的语言行止。与卢至本来的言语行止有变动么。邻人都道。你今一切与本来无异。卢至又对邻人言。我今是谁。家人不认为我是卢至。呼我为悭鬼。我现今竟变成了鬼么。我今欲归无家。何处做我的家啊。此时卢至仿佛成了疯人。前后近邻都走拢来安慰他。说道。你是真的卢至。不要惊怕。不要愁苦。还是好好的想出方法来解救。卢至停了片时。澄了一会神。便问众人道。你们肯替我做见证么。众人都道。我等愿替你做见证。证明你是真卢至。你现在拿定了何种的主意。卢至道。明日早起。我当见王。烦劳众位。陪我到国王前。做我的证人。众人都点头允许。明晨。众人都准备好。卢至却半痴半呆的。没甚动静。众人反催促卢至道。见王时已到。为何不速去。卢至道。我今甚苦。自有钱财。不得取用。你等若能贷钱与我。非常感激,有了讼费。便好说话。此事办好后。当加倍偿还。众人答言。多少随汝所需。可以毋庸忧虑。除银钱外。更需何物。我们也可以量力帮助。卢至十分感谢道。那是好极了。我正在这里想。要向诸位商量。又怕不好开口。诸位既周全我。敢求诸位。代我觅取细绒的毯子两张。大约值金四铢的。便非常合用。我当把此项贵重礼物。进献于国王。(四铢占一两六分中之一。)众人都暗笑。且有人低语道。卢至前一钱如命。今日竟如此慷慨。做了大施主。一掷金四铢。卢至平日不把众人放在眼里。今日被家人驱逐出来。向众人乞怜。求众人援助。众人却十分尚义。无论要甚么东西。只消多众力量够得到的。马上去准备。毫无迟疑。卢至需用两张细绒毯子做礼物。这话才出口。马上有人替他立时办到。

\

卢至挟了两张细绒毯子。同近邻尚义的多众。快快的走到王家门前。户至对守门人言。我今日有物贡献。且须见王。求为通报一声。时守门人心上颇觉得十分奇异。微微的凝着两眼。对卢至一笑。默自忖度道。我执此守门役。三十年来。在这玉阶前。未曾见卢至留下一个脚印。今日有所贡献。不知闹出了啥事。姑且进去。报知国王。国王很沉静。不轻喜怒。惟一听守门人的报告。暗向审量。以为现在正逢节会。各类人员都无暇来此。且卢至悭吝。更不应来。守门人不应在我前进此戏言。但再一转念。以为守门人跟随我已三十年。从未说一句诳言。卢至求见。定有此事无疑了。且我身既做了人中的王。譬如大海。不拒细流。岂可计算人家财物多少。及来人的慷爽不慷爽。王既然动了这个正念。便吩咐守门人道。卢至既求相见。可放他进来。此时国王心上。究竟还有几分怀疑。以为卢至来秉性悭吝。誓死不愿舍一文钱。决不与人开衅。惹起大不了事。今竟来请见。很是奇怪。一转眼间。卢至偕同多人。来到王前。卢至正要取出两张细绒毯子进献与王。向胁下抽出那毯子来。不料胁下夹的大紧了。急切不得取出。便自转身。尽力痛挽。方得取出。既取出后。已失却了毯子的本相。因帝释行了种通力。使那出色可爱的两张细绒毯子。变成两束枯草。卢至见带来的敬物。并非人间宝贵的两张细绒毯子。原来是两束枯革。差惭欲死。即便坐地。惟恨地下无穴可入。国王见此情状。即起慈悲。对卢至言。纵使携草束来。并无妨碍。勿引为苦事。如有陈说。请随意说来我听。卢至悲噎歔嗟。发言道。我见此草。羞惭无地。恨不能把此身陷入地中。不知现在究竟有此身。无此身。国王闻卢至言。深为哀怜。问旁人道。他今伤痛已极。不能发言。你等若知道他的意思。尽可代他说来。旁人答言。卢至今日来王前剖白的一件事情。因为有一个人。不知从那里来的。他的状貌与卢至一样。到他家里。诈称卢至。能使家人生爱着心。散用财物。库空如洗。卢至回家。家人不能辩别真假。反把卢至逐出家门。为了这事。他的心上十分懊恼。十分痛苦。以致一时不能出言。国王道。若果如此。自然万分苦恼。因为自己辛苦经营所得的财物。被他人自在受用。自己非但失却财宝。还被家人赶出门来。这样苦情。谁不伤痛。虽然。我当竭我心力。据理判断。使得还家。仍旧有权享用家财。王又发言。世间人类。尽有形貌相似。不易区别。但是人各有心。未必一样。即使心里偶然相同。然而各人身上隐蔽去处。尚有许多秘密难知的记号。外人不能测。即使知了。也尽有莫之奈何的。卢至呀。你勿焦急。我当替你仔细检查。总要使这事真存假亡。水落石出。时有一位臣子名叫宿求。即合掌白王言。善哉善哉。我王慧照。如日当空。雪冤除害。一秉大公。此时卢至如钦甘露。生机乍转。方寸心中清清朗朗。感激情形不言可喻。随即起身。五体投池。向王说道。我家密藏财宝处。外人断不能知。我身上还有特别标记。外人也万不能知。惟应大王为我检查。

王即派人传那位形似卢至的。速即来前。既至王前。在一面立。国王仔细观看二人形相。不能分别。年纪相貌。身材大小。面目生相。笑言举止。一一皆同。如幻如化。得未曾有。今此二人在我前立。无法分别。使我惊疑。王即问言。你究竟为谁。那人便自惭叹发言。我今徒然活在世上。不如速死。我生长王国。现在国王竟不能认识我。方才发言问我。究竟为谁。王被那人说得惭愧。心上自忖道。此人实是卢至。王向先来的一人说道。你现在还有何说。先来的便答道。我是真卢至。他并不是卢至。王言。你们二人。如镜中像。色貌一般。无二无别。自己嘴里道出真假来。如何教人承认。先来的一人说道。因为这个缘故。我心上很觉痛苦。所以先来求王。人身有病痛。必须唤娘。居民有急难。必须求王。王言。此语甚是。我既受人租赋。应当尽保护人民财产的天职。我今应当仔细推究。秉公判决。王略思维。对后来的一人道。卢至天性悭贪。你爱惠施。性情各别。真假判然。你今为何说是卢至。那人答言。王今如此细问,道理甚对。但是我新近受了佛化。知道犯了悭贪毛病。将来必须降入饿鬼道中。经受百千万年饥渴的苦楚。求些脓血水尿屎不净东西聊充仇渴。也不可得。遇了清净流泉。变成火焰。我既经晓得了悭贪人久后必须受此恶报。所以非常畏惧。想免受这般痛苦。立即发心。除去了悭贪劣性。便生施心。王言。此是真情实理。譬如污秽衣裳。用灰汤洗汰。垢腻立即干净。烦恼心垢。一闻佛法。自然除净。王回首问诸大臣道。如此两人。究竟谁是卢至。谁非卢至。宿求起立答言。问他家中所有密事。若有异同。真假可以立判。王言。我事繁多。不能细细质问。便吩咐两人。各在一旁。把家中所有各物。与一切隐密事情。明白书写。然后交出。考验是非。少顷。两人各呈产业书疏。一切物件。一切隐事。与所写字迹。悉皆一样。无有差别。王见此事。万分惊异。说道。此非人事。必定非人所为。便宜传卢至母来。老母来前。向王礼拜。王合掌答礼。说道。我亦敬老。老母便言。愿王万岁。离诸怨害。修福不倦。王吩咐备坐位。使老母安坐。母坐后。王语母言。今此二人。谁为汝子。谁非汝子。帝释密语老母道。勿再使儿受悭鬼折磨。母指帝释道。儿呀。你不要忧愁。老母起立。指帝释向王言。此儿慈孝。种种供养孝顺于我。此是我子。他不恭孝。常常对我无亲爱心。知非我子。今此两人。长短美丑言语声音一一相似。如就色相论。我也不能辨别。王问老母道。你老人家在儿子小时。手自抚养。儿有污溺便垢时与洗浴。曾见儿子身上隐蔽处。疮瘢黑子。特别标记。现在还能忆及否。老母点头道。有。帝释思维。我今变化。当如母言。便静听母语。方便应变。母语王言。我儿左胁下。有小豆许黑瘢。帝释暗暗自语道。假使有瘢如须弥山。我也能办得。何况小瘢。立即变成。静待检验。时王暗喜。以为我今断事。必得决定。既使二人各脱上衣。高举左臂。既各举臂。便见两瘢。丝毫不异。王及群臣不觉失笑。异口同声说。此等奇事。实属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能使人疑。能使人恐怖。

\

王语群臣。如此异事。非王力所能处决。惟有同赴祇洹精舍。释迦如来前。请求佛眼判此疑案。王说偈道。佛日出已久。救拔世间苦。乾竭爱欲海。解脱诸过误。神通具足眼。百怪都惊惧。除灭我等疑。判决真和假。王与君臣一齐换了礼服。佩着珠玑璎珞。庄严妙好。准备出发。把两卢至同置一象上。有卫士几人。前后照顾。国王坐了羽葆车。多众手执香花。追随王后。更有一班乐工奏着雅乐。一路护送。到了祇洹精舍。王施舍摩尼珠等五种宝物。以尽敬意。整了仪容。来到佛前。王及大众五体投地。为佛作礼。礼毕起立。国王合掌白佛。我等愚昧。不别真伪。惟佛心清净。明于宝镜。一切众生被无量烦恼所烧燃。唯佛世尊寂静除灭。一切世间都被生死所缠缚。惟佛一人独得解脱。为诸众生作真亲友。一切盲冥。佛为作眼。我等竭智尽能。用种种推究.。不能分别。如此二人。谁是卢至。谁非卢至。

时卫士辈将卢至。送至佛前。一切人等。大家屏息默坐。静听如来的判决。化卢至面色憔悴。全身装束。非常庄严。默然寂坐。真卢至面色憔悴。著了垢腻衣服。现出万分忧苦形状。他首先发言道。世尊大慈救济一切。愿施宏恩。为除冤抑。尔时帝释看了卢至苦恼如此。不觉微笑。国王从座起立。合掌问佛。此件疑案。佛能证知。一切众生为烦恼掩蔽。失却智光。是是非非。不能明了。唯佛世尊。高执慧炬。导诸众生。上解脱路。如大医王。拔除万病。亦如导者,使人跃出迷津。直登觉岸。识破究竟。能施一切众生无畏。扫除毒害。能使一切众生善根生长。摧灭结使。能令一切众生同登极乐。天上天下过去未来。一眼照澈。故名大觉。善哉世尊。愿取智火。烧除我等烦恼稠林。愿拔慧剑。划破我的怀疑缠网。今彼二人。究竟谁是谁非。尔时如来抬起金臂。神光煜煜。破除诸暗。虽微如一小微尘中寄生微物。亦不得遁行。如来启金口语帝释道。汝作何事。化卢至立即消灭。还复天帝本相。浑身放光。把如意珠作妙璎珞。庄严全身。合掌向佛。唱一偈道。悭人常执迷。不肯行周恤。五钱买酒饼。背地荒郊食。醉后起狂言。诸天被轻蔑。警悭无别法。稍使受磨折。如来语帝释道。一切众生。都有罪过。应当宽舍。此时卢至向帝释道。我辛苦所积的金钱。不是被你都挥霍了么。帝释道。我并不损汝一毫财物。卢至不信。如来谓卢至道。汝可还家检点财物。汝本来所衣的财物。毫未损失。卢至当时信佛诚言。一切烦恼顿时冰释。卢至于佛诚言。起殷重信心。故速得须陀洹果。时天龙八部及四众辈。见闻此事已。得四道果。种三业善缘。

本文链接:化身涉讼

上一篇:勤修福慧

下一篇:北京云居寺年岁末推出系列佛教文化活动_1